他的身份应该是“性文字工作者”

一字不差地看完了张晓舟那篇很黄的情色足球评论文字,如果这也勉强可以算作是足球评论的话。报歉,或许是我智商太低,实在没有看到那文字跟足球评论能够扯上什么关系?倒是感觉这个记者的水平跟“性文字工作者”的身份是如此贴切。此等描写,丝毫不亚于前几年炒作得火热的美女作家。可惜,人家美女作家到底还有美女二字可供男人们遥想,这位张大记者,除了暴露自己一幅龌龊的嘴脸外,似乎别无收获了。


不理解的是,据闻张大记者是南方主流媒体出来的记者,按道理文字水平不至于太差。新闻工作者基本都是经过我党正规系统培育出来的根正苗红的革命接班人啊。不知道是他损了某报刊的名誉还是某报刊日子太过委屈压抑了他的性遐想能力,以至于他一到重庆就立刻满世界寻找性文字的承载体。连古城墙这等不具有任何性别的建筑体都能写得如此具有床第画面的效果。确实比一般的意淫者要强数倍,要不怎么说也是大报出来的记者呢。


不好想象,当初人家是凭什么本事混进革命队伍的,看来当年王海打假忘了一个地方:记者队伍也需要整顿一下。网络上反对黄色,记者文字是不是也应该禁止性的字眼污染我们的眼球?不知道张晓舟当初受到了什么样的刺激导致他荷尔蒙分泌如此旺盛,以致于满眼活色生香,连最冰冷的雕塑他都能联想到性上面去?也不知道张晓舟是否有严重的心理疾病尚未治愈,必须借助带性的文字来发泄治疗?如果是这样,倒是可以理解,同时笔者也建议张大记者的家属带他去重庆歌乐山(重庆著名的精神病治疗地)看看医生,或许会有很好的治疗效果。


   对待病人,重庆人民一向是富有同情心的!

浏览数:星期五, 02月 29th, 2008 未分类

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