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见话剧印象



1         来这座城市生活之前,早已闻得它的文化气息异常浓烈,心里想着好歹也要让艺术感染熏陶一下,才算不虚此行。故心底计划:一年中至少得看一场话剧,听一部戏曲。无奈口袋羞涩,个人又偏好历史剧,在经济与爱好间稍作平衡,毅然选择了武汉来此演出的优秀剧目张之洞。之所以选择这部话剧,原因有二,一是看中它的历史阶段特殊;二是因为有优秀剧目几个字,想来品质不会太差。事后证明,那20元的票价千值万值!


 


2         去剧院前上网搜了搜。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路。今年是中国话剧诞辰100周年!演出特别多。如果不是有意识想看话剧,如果没有上网,如果不在这座城市生活,又有多少人知道这样重要的一个文化年份呢?这座城市的报纸都报道得很少,何况是其它城市!可惜的是,文化大餐相对于众多中小城市里渴求精神生活的市民来讲,简直廖若星辰,更别提广大农村地区。在我所出生的城市,一年中普通家庭很少有人去看一部话剧,有许多的人甚至都没听说过话剧这种艺术表现形式。不是群众没有更高层次的精神追求,而是想看也无路可去。在农村情况就更严重了,一些低俗的夹杂着黄色笑话、混带着赌博性质的马戏团乌烟瘴气、横行一时。


 


3         一方面是群众快速增长的文化需求得不到极好地满足,另一面却是众多在生存线上苦苦挣扎的小型话剧团找不到出路看不到光明卖不出门票。比较奇怪的是,为什么某些话剧团活得窝窝囊囊还不如乡间马戏团活得滋润?难道真的是高雅艺术百姓没那个鉴赏力?话剧也太高雅了点,高雅到群众打着灯笼都找不到它了。高处不胜寒哪!看来,文化市场的蛋糕真的是非常大。仅从满足消费者需求这一条来讲,话剧界做得远远还不够。看看人家张艺谋,已经开始学习好莱坞的营销且成果显著。我们的话剧艺术固步自封,还停留在艺术的理想时光里,而没有走入市场经济的运作阶段。文化品牌也是需要经过包装才能被市场接受的。


 


4         当晚进入不太宽敞的剧院时就被检票保安告知,不必上三楼了,一楼的位置找空自己坐吧。看来票卖得真的不多,我捡了六排靠中间的位置。坐定后左右一观望才发现,前来观看的多数都是艺术院校的学生和老师,这是根据他们在剧院里相互寒喧听出来的。象我这样自发前去接受爱国主义教育的,恐怕很少。这也充分说明了,话剧这些年之所以衰落、之所以不够繁荣兴旺的原因。仅仅局限于小团体或者圈内人知道,影响力再怎么着也有限。看来,任何一种艺术形式要想得到群众的追捧,首先就得学会从群众中满足需求,从群众中培育市场。


 


5         尽管票卖得并不好,依然没有影响为数不多的观众欣赏这出充满着沉痛与觉醒的爱国主义题材的话剧。非常主旋律的题材,通过整治贪官、对法越战、兴办铁厂等几幕表现得十分自然,让人感到顺理成章。不象某些为了“教育”群众而编出来的东西。当晚演员的表演生动饱满,富有激情,台词普通中不乏精彩之笔:“难道非得窝里斗?斗来斗去斗得人都不敢办事了才算完吗?”这句台词搏得了当晚最热烈的掌声。难能可贵的是,一个小剧场,观众也不多(一楼都没有坐满),中途几乎无人退场,这也充分说明了话剧张之洞的魅力所在。看来,好的艺术形式群众还是能够鉴赏的。同时也向有关部门建议,如此精彩生动的爱国主义教育,完全可以放到我们的中学或者是大学里去演出,保证比那部啥更能赢得人们发自内心的尊重与关注的目光。


浏览数:星期六, 04月 14th, 2007 未分类

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